【人物】吴毅恒:心中的那座查果拉哨所

2019-11-06 14:58:31 山东新闻网

打印 放大 缩小
【人物】吴毅恒:心中的那座查果拉哨所  首页   - 综合新闻   - 内容

心中的那座查果拉哨所

——访首位入藏服役的清华学子吴毅恒

实习记者 林 茏

【人物】吴毅恒:心中的那座查果拉哨所

图为吴毅恒在塔克逊哨位上仰望查果拉哨所。李 琴 摄  来源:解放军报

  吴毅恒,男,2009年9月考入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,2011年12月保留学籍从北京入伍,成为清华大学历史上第一位到西藏军区服役的在读学子。新训结束后,他主动申请到海拔5318米的查果拉哨所戍守边关。而后被评为“优秀士兵”、“优秀共青团员”,并代表西藏军区参加成都军区团员代表大会。2013年6月,经连队党支部考察后入党。退役前,由于工作成绩突出,被授予二等功勋章。11月29日,吴毅恒返回清华大学继续完成学业。  

  “遇到不顺心的事情,我以前常常打DOTA,现在不打了。”

  “父母夸我干家务更勤快了。”

  “以前没有雾霾的时候,我为什么没去跑步啊,太浪费时光了。”吴毅恒遗憾道。

  “那你现在呼吸着雾霾跑步?”“不,我现在经常在室内做肌肉训练。”

  与大部分人想象中的不同,回校后的吴毅恒的生活朴实平淡。乍看之下与众多清华学子并无二致。可是细细回味,方能觉出些许与众不同。

  第一次见面,吴毅恒骑着一辆山地自行车,一阵风似的刮到了记者面前。停好车,坐下来,不急不躁,说话不徐不缓。不羁与沉稳两种性格巧妙的糅合在他身上,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气质。

血与癫痫病可以中医治疗吗火的洗礼 不负人生清华

   “人生‘清华’在军旅!”当吴毅恒看到征兵宣传展板时,就暗下决心要投身军营,一展抱负。这个决定作出的并不简单,父母心疼儿子,亲戚朋友没有一个支持的,轮番做他的思想工作。“你是清华学生,就没必要去当兵”,有人还这样直截了当地告诉他。

  这些话语,吴毅恒听在耳里,却有自己的想法——桂冠上的飘带,不是用天才纤维捻制成的,而是用艰苦、磨难的丝缕纺织出来的。 “愿如逆风犹执炬,纵使焚身又何如。”怀揣着这样的坚定,他奔赴西藏军区。

  一进军营,体能差的短板一下子就暴露了。新兵营第一次组织3公里越野,吴毅恒就拖了连队后腿。于是他给自己定下了目标:别人跑一趟,自己跑两趟。每天早晨,吴毅恒总是第一个起床,等到战友们集合出操时,他已跑完了3公里;刚开始练习跨越400米障碍时,他没跑多远就跌倒在地,左脸被沙石蹭得皮开肉绽,就这样他也爬起来再跑……而中午、晚饭后的操场上也总是晃动着他的身影,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赶上战友们,吴毅恒拼了,原本细嫩的手掌被磨出了一个个血泡,再化为一层层老茧。

  最后的测验,他以全优成绩拔得头筹。新训结束后,他向上级递交了到查果拉哨所的申请。听说他要到边防,好心的战友一再劝他不要冲动。“既然来到边防,就要为祖国站岗放哨,我要到一线哨所去,到距离边境线最近的地方。”吴恒毅表示,沈阳癫痫病可以治疗好吗“既然来当兵,就不怕吃苦!”

【人物】吴毅恒:心中的那座查果拉哨所

图为吴毅恒(左二)在巡逻途中。李光政 摄  来源:解放军报

  军旅生活中,吴毅恒最难过的有两件事,一是申请加入特种大队的报告被打回;另一件是过年时想起家乡和父母。最开心的也有两件事,一是站在了查果拉哨所的边防岗位;另一件是因为过节,班长唯一一次允许他们去小卖部时,他买了一碗泡面。没想到,平日里平淡无奇的泡面在那一刻香气四溢,浓浓的香味似乎也驱淡了思乡愁绪。

  即使再愁,再难过,从始至终,吴毅恒没有产生过一丝后悔,“既然选择了,剩下的就是风雨兼程;不管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,我依然坚守那片精神高地……”这种选择,不是逞匹夫之勇的一时冲动,而是胸怀报国之志的使命担当。这种选择,激发他在戍守查果拉哨所的艰难险阻中步履铿锵。

笑时犹带雪原香 此心安处是吾乡

  “天上无飞鸟,地上不长草,风吹石头跑,氧气吃不饱,六月雪花飘,四季穿棉袄。” 这是查果拉哨所自然环境的真实写照。查果拉海拔5300多米,年平均气温零下4摄氏度,空气含氧量大约为海平面的40%,被称为“生命的禁区”,先后已有十多名官兵长眠在此。

  “我不怕吃苦,也不怕缺氧,我们80后、90后是敢于担当、可以作为的一代。”面对未知的艰险,吴毅恒愿以“不恋故乡景色艳,愿与雪山共百年”的豪情壮志,誓将青春安放于此。

  上山的第一个晚上,查果拉就给吴毅恒来了个下马威。他像是发了42℃的高烧,整个脑袋都迷迷糊糊的。模糊的意识中,他攥紧拳头,坚强地提醒自己,撑下去,别丢了清华人的脸。

【人物】吴毅恒:心中的那座查果拉哨所

图为吴毅恒踏上查果拉主峰。 <托呲酯治疗癫痫疾病的效果怎么样strong>郭丰宽 摄  来源:解放军报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小儿癫痫好p>

  第一天站岗,天高月冷,吴毅恒在副班长的带领下走向海拔4900米的二连哨位。

  “风大,气候恶劣,敌人过来你能看到不?”巡视的指导员问。

  “指导员,请你放心,我的眼睛亮得很,不要说是一个人,就是一只小鸟,也逃不过我的眼睛。”吴毅恒挺挺腰,紧握着手中的枪坚定地说。

  指导员点点头,离开了。雪山又恢复了清冷的孤寂。

  没有被高原寒冷的夜风折服,吴毅恒若有所思地望着右前方那座最高的雪山。站在全中国最高的边防哨所,脚踏着中国的领土,曾经平凡的自己,在这一刻,守卫了心中的祖国。一思及此,满满的荣誉感在他的心间激荡着,翻腾咆哮,横冲直撞,几乎要冲出喉咙,放声呐喊,我自豪,因为我是一名清华人,是一名军人,更是一名中国人!

  “在查果拉,虽然和平年代没有战争,但是站在那里就感觉沉甸甸的责任压在肩头。” 第一次外出巡逻,吴毅恒坦陈了自己的青春誓言,“决不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,守卫好祖国的每一寸神圣领土!”

  吴毅恒晒黑了,脸上明显增添了两朵高原红。但他的双眼更明亮了,腰板更直了,心中的神圣感与日俱增。边防生活是简单的,虽然每天都在站岗,但吴毅恒总也看不腻眼前的雪景,守不厌心中的山河。

  “望着蓝天下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,望着战友们脸庞上泛起的‘高原红’,我胸中激情如火,浑身充满了力量,常常想起班长的那句经典台词:高原战士,只有倒下后才能被人抬下山!”

毅之恒之 军人本色

  十八大召开后,吴毅恒被西藏军区政治部推选为十八大精神士兵宣讲团成员。事实上,身为工科男的他从小不善言辞,但他决心不辜负组织的期望,完成好每一件任务。那时起,他与连队阅览室见面的机会更多了。挑灯夜战,学习理论知识,准备演讲草稿,常常一结束放哨他就钻进阅览室。虽然总是累的恨不得把自己埋葬在被窝中,但他还是坚持到底。

  相比付出,他坦言收获更大。“感觉比以前健谈了,语言表达能力增强了很多,还提高了政治觉悟。”这点也是令吴毅恒的父母最感到欣慰的。儿子明显变得成熟许多,更懂得待人接物,尊重他人,体贴父母。种种转变都令他们十分开心,也慢慢理解了儿子当初的决定。

  两年的军旅生涯很快结束了。在复杂的心情中,吴毅恒挥手告别战友。回校那天,他花了三个多小时逛了一圈清华园。走在六教旁的学堂路上,他感觉自己真切地踏上了清华的土地。“那时就觉得,我胡汉三又回来了。”吴毅恒戏称。

  开学没多久,学业压力就扑面而来。“清华这么多学霸,我毕竟暂别了两年,英语生疏了,微积分不太会积了,物理公式忘得差不多了,相比之下就逊色多了……”吴毅恒如此感慨道。

  放在以前,事情不顺心,吴毅恒就会跑去玩DOTA,妄图把烦心事抛到九霄云外。现在,他却能直面、挑战、解决这些事。“问题摆在面前,你逃避之后再回来,它还是原样,没有解决,还等着你。”这个道理,他一直都明白,但从前一直做不到。“其实人哪有什么受不住的,有首歌叫做《生命要继续》。从前会认为这个苦自己大概受不了,可是其实只要体验之后,才会发现事实上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 他淡淡地说。

  “两脚跟靠拢并齐,两脚尖分开约60度,两腿挺直,小腹微收,上体正直,自然挺胸,两肩要平、稍向后张……” 到现在,吴毅恒还牢牢记着军姿动作要领。让他一句话概括对军旅生活的最大感悟,他笑称:“不管以后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,我都会让他去当兵的”。现在提起军营,第一个跃入吴毅恒脑海中的,还是那身松枝绿。

编辑:襄 桦   学生编辑:长 松

 

友情链接: 癫痫病能治愈吗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河南哪里治疗癫痫好 云南治疗癫痫医院